【展覽資訊|生之慾-簡詩如、陳文立、潘冠婷聯展】

展覽日期:2016.8.6 ~ 9.7
開幕茶會:2016.8.6(六) 3:00pm
創作分享會:2016.8.6(六) 3:30pm
地點:穎川畫廊(台北市中正區仁愛路一段45號2樓)
相關網址:http://www.inriver.com.tw/
展覽簡介:

人生而有慾,慾望是生命的原始能量,是人改造世界、實現自我的根本動力,然而,慾望能創造一切,也能破壞一切;能給予人喜悅,也能墜人於痛苦。生之慾,是人類永恆的命題,而藝術家,則是人類的觸角,他(她)們以敏銳的意識探知社會文化所隱藏的意義和矛盾,也在自我的生存與奮鬥中不斷探詢生命的慾望,與它相逢、搏鬥,或困頓、或超越。

簡詩如,陳文立,潘冠婷,這三位青年藝術創作者,從各自的視角切入,表達對生命慾望的感悟。美的慾望、不受拘束的慾望、掌控自然的慾望…在文明的表象之下,慾望的潛流無處不在,當它們行經女性藝術家細膩豐饒的心靈流域時,會幻化出怎樣的畫面!

<生、死,心之流變-簡詩如>

「心就像不斷流動的水一樣,每一刻都是充滿變化性的。」簡詩如如是說。

在簡詩如的心靈世界裡,萬物流變,慾望從不停留。我們不能讓感覺停止,正如我們不能讓時間停止。蔓延纏繞的花卉、植物,如內心的慾望彼此勾連,它們有時璀璨如火,有時冷豔似雪,有時奔湧如浪,有時幽深若夢。簡詩如覺得植物跟人十分貼近,植物能隨空間而蔓延生長,並不執著於固定的造型,人的心理一樣很不規則,我們總是隨著對象環境而調整自我內心的樣貌。

內心既然不拘一格,畫面自然風采多樣。植物的元素在她的畫面上延伸變化,隨當下的心境而演變。有時變化出山巒雲霧,大氣氤氳、景深幽遠,展現一片如詩般的意象風景;有時精細嚴謹、色彩分明,卻又流動迴旋、浪花迭起,呈現奇異的裝飾風格。有時細膩寫實,似真亦幻,致力於營造夢境般的心理氛圍;有時隨心所欲,以純粹的花的元素,探向空間時間的自由無限。思緒與畫筆並進,簡詩如表示這一切就如同於植物生長那般不受拘束。她喜歡從既有疆界出走叛逃,歷經漫長的懸浮狀態,相信終能找到更好的安身之處。悲歡如戲,生死如夢,出走的慾望與安定的慾望彼此交錯推進,演繹出她流動不羈、幽深如夢的創作風格。

<控制慾,人造風景-陳文立>

人與自然的關係從來不曾斷離,人來自自然,而又超脫於自然。即便生活於都市,抬頭只見水泥叢林,但人的內心總會在某些時候渴望親近自然、回歸自然。隨著人類文明的進程,原始的自然生態已不復可得,但人類對自然母親的眷戀依舊,總是藉各種可能的條件重造自然、再現自然。陳文立,便是在這樣的思路下展開她的創作。

一個園林,寄託的是人對自然的主觀想像;一瓶花,傳達的是人對自然的片段擷取。我們蒐集自然以建構自己的小宇宙,我們修剪自然來滿足自己對美的想像。自然,乃是人慾望投射的載體;在一片片人造風景裡,我們寄託的是我們自身的想望。陳文立讓精靈般的小小娃們在花葉間嬉鬧、讓棕色皮膚的小小孩們在枯山水中幻化成石頭,她用生動童趣的畫面告訴我們,自然充滿了「人味」。

<胖女人,小日記-潘冠婷>

潘冠婷作品中的胖女人讓人印象深刻,誇張、幽默、反諷,同時又連結著生活中的諸多小趣味、小故事。美,向來是許多女生所追求,變美的慾望人皆有之,然而美的標準究竟由誰界定?唐朝以雍容豐滿為美,宋朝以清秀窈窕為美,在我們身處的這個時代,完美無瑕疵的臉蛋受人追捧、纖瘦無贅肉的身材更是備受青睞,在媒體、廣告的大量渲染之下,美與醜有了看似理所當然的判別。

正是因為看到這些現象,潘冠婷靈機一動,以裸體的胖女人入畫來挑戰大眾的審美觀,她要改變美感定義,同時也凸顯身體的趣味。胖女人的臉呢?不見了!因為你們只看到人家胖,就直接跳過她們的臉了。臉代表的是個體的自信,除了要批判社會美感的虛無造作,潘冠婷也在尋求將不同的美帶入文化中,以重建個體自信。於是她又不斷在尋找臉,她的類仕女系列作品就是這種嘗試,以帶古味的仕女風格,重現一種過往的美麗。「肉」與「縮放」的手法,仍是她一貫的潘式幽默。

<生之慾-東方媒材的當代實踐>

中國道家創始人老子說:吾所以有大患者,為吾有身。意指,我們的煩惱皆因我們身體的欲求而有。

德國哲學家叔本華說:人生就是一團慾望,慾望得不到滿足則痛苦,得到滿足便無聊,人生就像鐘擺一樣在痛苦與無聊之間搖擺。

印度哲人克里希那穆提說:慾望是能量,如果你熄滅了慾望之火,你便失去了發現真理所必需的敏感和熱情。

生之慾,是人生的一個大命題。任何一種人生都會與之相遇。它具備強烈的兩面性,就像印度的濕婆神一手執鼓、一手執火焰,同時掌握了創造與毀滅兩種元素,祂婆娑起舞,用永恆的運動讓宇宙不朽。三位青年藝術家體悟到慾望的無常、荒謬、束縛,可貴的是,在她們對慾望的表達中,皆導向正面的人生意義。同時,以純粹東方的媒材來表達如此關切人生的命題,可說是東方當代美學的一種積極實踐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