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6 雕塑實驗基地申請展:《承租一個城市》

We rent the city’s revolution. Bus still we are sharecroppers.

展覽日期:2016/10/29~2017/01/08 每週(二)~(日)10:00~17:00

展覽地點:朱銘美術館第二展覽室(新北市金山區西勢湖2號)

藝術家:王湘媚 & 李明穎

在城市發展的脈絡下,有產與無產,對屋舍的擁有及使用,似乎是兩條平行線的存在,但,有沒有可能產生一種共生共榮的合作關係?

 

藝術家王湘媚和李明穎於2009開始共同策展及發表,後成立閣樓藝術。

近年以跨年度中型以上的藝術專案為主,現地製作為創作方法,作品議題討論呈現當下所遇到的生存狀態。

本次展覽討論城市人當下所遇到的生存狀態與問題,藉由此過程反思,在現存租賃契約兩端權力結構之下,有產與無產,對屋舍的擁有及使用,是否能有開放性合作可能。

 

 

創作理念:

 

都市更新,形成一種自然的遷徙行為;移動的兩者之間透過房舍建立關係,形成階級。一端是通往理想生活的捷徑,一端卻是永續生活的阻力。

 

老屋在都市發展下成為租金上較為低廉的選擇,於是經濟較弱勢者成為承租者,其中不乏許多藝文工作者,於是可見無論是公家機構或私人所釋出的老屋,吸引藝文工作者付租進入整理及復甦空間文化,在其中創造產值,使得老屋舍得到新生命。在這樣的狀況之下,承租的連帶是這個城市的非典型更新發展,而在原先就已廢棄的房址之中,又帶有更具指標性的活化更新意義。這些的產值與對城市文化的影響,也形成現代奴隸的權力來源。

 

承租者在付租管理房舍的同時,成為現代的奴僕,現代的佃農。他們耕作著這個城市的發展。儘管對老屋來說,所謂的屋主是在情感面上認同它的承租人,但奴隸成為主人的方式,終究只能依循遊戲規則,用金錢佔領,進入下一個輪迴。

 

有產與無產,在屋舍的擁有以及使用上,貌似兩極的權力之下,是否終將是兩條平行線? 在城市發展的脈絡上,有沒有可能產生一種共生共榮的合作關係?

高度,顯示人的作為。我們能夠平起平坐,一起對話嗎? 有一天,當我們爬上那個高度成為有產有權決定的人,我們是否也將用同樣的模式對待原先站在你位置上的人。

 

如果我們宣稱一個關係的組成結構,應該是有機成長的,而不是固定不變的,結構的鬆動由一系列的差別開始。那麼這個差別是否應由站在同一個位置去觀看開始,對話由此產生,否則我們終將只是一個佃農。

 

在資產與無產的平行關係之間,我們試圖找到一個交集的觀看方式。

Close
Social profile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