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回顧 – 展覽推薦文 | 硬蕊/悍圖 – Hardcore Rally with HantooArt Group】

(圖片來源 / 國立臺灣美術館

 

硬蕊/悍圖
Hardcore Rally with HantooArt Group

 

觀後感|
文 / 自由人藝術公寓12th實習生 / 孫瑞霞

一走進國美館大廳,有一色彩鮮豔且景象相當熟悉的場景立刻吸引住我,走近一看,這不是傳統菜市場嗎?真的沒看錯,的確是傳統菜市場場景沒錯,只是菜籃上面的魚肉、蔬菜都是紙板做成的。

看到如此親切的作品,我便循著作品進入「硬蕊 / 悍圖」的展場,展覽場地可說是非常大,這場展覽集結14位悍圖社成員的作品,整個展區不僅擁有各式各樣個人色彩鮮明且豐富的作品,展場的燈光打在作品上絕對起到使作品更完美的作用,呈現出簡單明瞭的感覺,加上動線清楚不混亂,整體來說非常適合休假時前來好好欣賞一番的展覽。

而這個展對於悍圖社來說意義非常重大,「悍圖社」自1998年成立至今即將邁入第20年,因此特別著重在過去的回顧,對現在和未來的期望,除了能看見他們這些年來對於悍圖社精神的傳承,也能看見他們在邁向當代藝術中的轉變。

 

展覽簡介|
(文章來源 / 國立臺灣美術館

「硬蕊/悍圖」試圖重新想像與梳理一個老牌團體的前身脈絡,與它在當代藝術中的承接與轉化的角色。「悍圖社」從1998年成立開始,已經有了19年的歷史,若包括它的前身如「101現代藝術群」、「台北前進者藝術群」、「笨鳥藝術群」與「台北畫派」也已然發展了35年。從80年代籌組藝術團體風行的年代,到了90年代替代空間與個人主義興起之後,藝術團體紛紛解散,然而「悍圖社」卻在個人主義興起之時再次集結。這個展覽試圖回歸最基本的問題,為何是團體?為何是「悍圖社」?藉由回顧最基本的疑問,試圖提出團體的異質面向或是它複雜緊湊的人際。

「硬蕊/悍圖」將團體的集會結社視做歷史動因,探討由它觸動的言論、生活模式、思想概念與社群關係。如由吳天章、楊茂林、葉子奇組成的「101現代藝術群」在成立之初的宣言裡,強調他們反對支架表面藝術的戀物癖與低限藝術的情感壓抑,一群靠著自學摸索的藝術學生在閱讀陳傳興於1983年1月至10月間分次在雄獅美術發表的「第七屆文件大展—前衛到超前衛的總結」,便深受國際超前衛主義的影響,認為繪畫應該進行歷史再閱讀並呈現時代精神。團體也可以是當代的動因,所謂當代指的是他人與自我意識的同步感,在時間與空間之中形成一種共享的社群經驗。這種「當代」最有創意的呈現是記憶的分享,在同個時空之中,從單獨「個人」的個體反轉至「我們」的匿名性。有趣的是,「悍圖社」正反映了這種社群經驗的當代性,他們在90年代末個人主義興起的時代下,以團體結社形成一經驗共享的社群,集體創生當代藝術的切面。而當代,正是承繼過去與接續未來的鎖鍊,因此,以集會結社為名,「悍圖社」承繼的是80年代許多團體精神分解與重組後的未來。

為了更深刻地繪製出「悍圖社」的歷史→當代的藍圖,這個展覽將展出「悍圖社」前身包括「101現代藝術群」、「台北前進者藝術群」、「笨鳥藝術群」與「台北畫派」檔案文件與在該時期的作品,試圖藉由回返「悍圖社」在八零年代開始形成的前身,一個激越充滿張力的硬蕊年代,探討該時代藝術團體群起集會的生態。而「悍圖社」的當代性,則在於一群跨越世代的硬核份子,以集會結社之名在世代之間共享記憶與經驗,在創作上產生相互映射關係。

「硬蕊/悍圖」因此以今昔往來的回顧與開展,呈現「悍圖社」成員重要的藝術轉變,今年適逢「悍圖社」即將邁入二十年之際,亦嘗試回顧「悍圖社」歷史脈絡,探討它在當代藝術中的轉變與持續發展團體動能的驅力。

 

展訊|

展期 _ 2017.02.25 – 06.04(02.25 – 03.10預展)
地點 _ 國立臺灣美術館 102-107展覽室、水牛廳、美術街
地址 _ 臺中市西區五權西路一段2號
連結 _ 點這裡